网站首页 百家议论 当前世相 本色生活 美好心灵 经典巨献 古德先贤 历史 传奇 生命 真谛 时空 奥秘 非凡技艺 神传汉字 教育智慧 七彩生活 文化万象 连载专区 天地旅程 清心图片

站内搜索
关键词:
类  型:
    
教育智慧
三个小故事 [9/8]
家长会上的发言:孩子,我. [9/8]
正道需要坚守 [5/31]
古人教子理念:重德修身 [5/31]
童真在聚光灯下变异 [5/26]
杰克逊的童年缺失影响一生. [5/7]
俞敏洪:我让女儿主动学习. [4/26]
应试教育下连作文“造假”. [4/4]
成才贵在中和 [4/4]
一屋不扫,何以扫天下 [3/17]
不体贴的爸爸 [3/11]
深远的眼光 [3/5]
我把儿子送到美国, 竟然这. [2/28]
信念是一粒种子 [2/26]
什么更重要 [2/17]
孩子,我为你骄傲 [2/9]
神传汉字
传神的汉字---人们称汉字的. [2/16]
神传汉字之谜:“真” [2/4]
字 慧:知—痴—智 [1/15]
乾隆皇帝解“夫”字 [11/25]
“盲”人与“忙”人 [10/12]
变异的汉字 [9/16]
仓颉造字 [1/6]
日汉诗大师:正体字是全人. [12/16]
漫谈“孝” [12/13]
漫谈“德”字 [12/10]
从中文学人伦--神给人类. [12/8]
字里乾坤——也谈汉字文化. [12/7]
解“聪” [12/2]
神传文字 化鸟飞仙(图). [11/30]
传神的文字 [11/28]
正文典字:“正” [11/25]
在线视听
非凡技艺
徐悲鸿视为生命的一幅画 [3/15]
壮丽的云彩摄影作品(二). [1/15]
壮丽的云彩摄影作品(一). [1/8]
集汉隶之大成的《熹平石经. [11/12]
布留洛夫的巨幅油画《庞贝. [9/1]
无钉的木质教堂(1701年建. [8/31]
绘画中最美的圣母子形像(. [1/7]
从“成、住、坏、灭”的历. [1/6]
天生失明男画出精美彩画广. [12/16]
探寻乐山大佛之营建智慧(. [12/14]
善、恶分明—米开兰基罗《. [12/13]
重访四川探寻都江堰之智慧. [12/10]
中华国粹欣赏.景泰蓝(组图. [12/9]
荷韵飘香(组图) [12/7]
古代建筑师如何让紫禁城"保. [12/6]
天地旅程
游碧沽天池 [9/14]
丽江古城,你的灯红酒绿让. [9/14]
蒙古国东方省印象记 [5/5]
名山古寺:响堂旧无存--. [3/14]
卧佛寺——释迦佛涅磐场景. [3/8]
神来之笔——十七孔桥 [2/9]
肖邦的故乡美如画 [1/28]
折翼雨林 [11/26]
文海归来 [11/23]
泰国的“善地阿索” [11/21]
美洲特有“昏倒羊” 一紧张. [11/16]
白鹈鹕群聚集密西西比河 [11/13]
吴哥,你别哭! [11/8]
巍巍黄帝陵——西安行记之. [10/15]
天坛的文化蕴涵 [10/7]
西藏 [9/16]
林州太行大峡谷——猪叫石. [9/12]
梅里雪山—众神守护的世外. [9/9]
说旅游 [1/6]
天下奇观──波澜壮阔的黄. [12/17]
友情链接
传奇人物中华智慧归元艺术在 神 州
天龙音画电 子 书迎春论坛汗 青 网
神州智慧归来心竹琴棋書畫家有儿女
绿色作文大 德 风闲在居士菊斋散文
定之方中中医验方兼听则明炎黄春秋
大 方 广夏 一 文美食收藏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连载专区
前世今生——生命轮回的前世疗法(11)
作者:布莱恩·魏斯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9-16 0:38:04    浏览次数:849
 

一周很快地过去。期间,我一次又一次反复地听上回所录的带子。我要怎么接近“更新”的状态?我并不觉得特别受启发。而前辈们执意要帮我,但我该怎么做呢?什么时候才会发现?我会受到试练吗?我知道我必须有耐性地等待,我记得诗人前辈的话:

“耐性与适当时机……凡事该来的到时就会来……在该清楚的时侯你就会了解,但你得有机会消化我们给你的东西。”所以我要等。

这节开始前,凯瑟琳说了一个前几晚做梦的片断。在梦里她住在父母家中,半夜里起火了。她很能自制,帮着清出房内的东西,但她父亲却踱着步,好像对眼前的紧急状态视若无睹。她把他推向屋外。突然,他想起一件忘在屋里的东西,便遣凯瑟琳再回到熊熊大火中去拿。她记不起那件东西是什么。我打算先不解这个梦,看看她在催眠中是否有别的机会。

她很快进入深沉的催眠状态。“我看到一个戴头巾的女人,但没有遮住她的脸,只是包着头发。”然后她静下来。

“你现在看得到那头巾吗?”

“看不到了……是黑色的织锦,上面绣了金色图案……我看到一栋涟筑……白色的。”

“你认得这座房子?”

“不。”

“是栋大房子吗?”

“不大。房子背后有峰顶积雪的山为背景。不过山谷里的草是青的……我们在那儿。”

“你能进那栋房子去吗?”

“是的。它是用一种大理石建的……摸上去很冷。”

“它是座庙或宗教性的建筑吗?”

“我不知道。我想它可能是座监狱。”

“监狱?”我重复道。“里面有人吗?或是附近?”

“是的,有些士兵。他们穿黑色的制服,肩上有金色流苏垂下来。戴黑色头盔,顶上有尖尖的饰物……还有红色的腰带。”

“你身边有士兵吗?”

“大约两,三个。”

“你在监狱里吗?”

“我在别处、不在里面,但很近。”

“看看周围。附近有山、有草地,还有那栋白建筑物。除此之外,有其他房子吗?”

“要是有,也不在附近。我看到一栋……单独的房子,盖在墙后面。”

“你想它是个碉堡或监狱,类似的建筑?”:

“可能是,不过……它非常孤立。”

“这对你为什么重要?”(停了许久)“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、什么国家?士兵们在哪里?”

“我一直看到‘乌克兰’几个字。”

“乌克兰?”我重复,惊异于她每一世的变化。“你看得到年份吗?或是时代?”

“一七一七年。”她迟疑地回答,接着又修正道。”一七五八……对,一七五八年。有好多兵。我不知道他们做什么的。却佩了长弯刀。”

“你还看到、听到什么?”我问。

“我看到一处泉水,他们用来喂马喝。”

“那些兵骑马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那些士兵有没有其他称呼?他们怎么叫自己的?”她听着。

“我没听到。”

“你在他们之中吗?”

“不。”她的回答又再次像个小孩,常是单音节的。我必须变得非常主动。

“但你看到他们就在附近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你住在城里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好。看看是否能到你住的地方。”

“我看到一些破衣服。看到一个小孩,小男孩。他的衣服很破,全身发抖……”

“他在城里有家吗?”接着停了一段长时间。

“我没听到。”她继续。她对这一生似乎有点衔接的因难。所以回答有些模糊、不肯定。

“好。你知道男孩的名字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他发生了什么事?和他一起去,看发生什么。”

“他认识的一个人是囚犯。”

“是朋友?还是亲戚?”

“我相信是他父亲。”她的回答很短。

“你就是那男孩?”

“我不能肯定。”

“你知道他对父亲在牢里有什么感觉?”

“知道……他很害怕,怕他们会杀他。”

“他父亲做了什么?”

“他从军队里偷了些东西,一些文件什么的。”

“那男孩并不完全了解?”

“是的。他可能再也看不到他父亲了。”

“他能去看他父亲吗?”

“不能。”

“他们知道他父亲要被关多久吗?或知道他能不能活?”

“不知道!”她的回答声发着抖。显得非常沮丧、哀伤。她并没有提供多少细节,但显然被目睹、经历的事困扰。

“你能感觉那个男孩的感觉。”我继续。“感到那种恐惧和焦虑。是不是?”

“是的。”她再次沉默下来。

“发生了什么事?往前去。我知道这有困难。但往前去,一定有事情发生了。”

“他父亲被处决了。”

“他现在有什么感觉?”

“他是为从未犯的罪处死刑。但他们处决人民根本不需要什么理由。”

“那男孩一定很难过。”

“我不相信他完全了解……发生的这些事。”

“他有别人可以投靠吗?”

“是的,但他的日子会很艰难。”

“后来那男孩怎么了?”

“我不知道。他也许会死……”她的声音很悲伤。她又停了下来,好像在左顾右盼。

“你在看什么?”

“我看到一只手……一只手在白色的什么东西旁边。我不知道它是什么……”她又沉默下来,过了几分钟。

“你还看到什么?”我问。

“什么也没有……黑暗。”她若不是死了,就是和那个两百年前的乌克兰男孩失去联系。

“你离开了那男孩?”

“是的。”她轻声说。她在休息。

“你从刚才那一生学到什么?它为什么重要?”

“不能草率地审判一个人,得公平对待他,很多人命因为我们草率的判断而毁了。”

“男孩的生命因为他父亲的判决而又短又难。”

“是的。”她又沉默了。

“你现在看到别人吗?或听到什么?”

“没有。”再度是简短的回答,然后沉默。为了某种原因,这个短暂的一生特别地耗费力气。我指引她休息。

“休息,感觉安宁。你的身体会恢复的;你的灵魂在休息……现在觉得好些了吗?得到休息了?那小男孩的确过了艰难的一生。不过你现在休息了,你的心会带你到其他时空……其他记忆中去。你在休息吗?”

“是的。”我决定进一步追索她家失火、父亲要她到火场里拿一件东西的梦。

“我现在有个关于……你父亲在梦里的问题。你可以回想它,那是安全的。你在催眠中,记得吗?”

“记得。”

“你到屋子里去拿样东西。记得吗?”

“是的……一个金属盒子。”

“那里面有什么重要东西使他叫你回火场里去?”

“他收集的邮票和硬币……”她回答。她在催眠中对梦的细节可以记得这么清楚,和清醒时大相迳庭。催眠是个有力的工具,不仅可以走向最遥远、隐蔽的心智,也提供了更详尽的记忆。

“他的邮票硬币对他而言很重要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但冒了你的生命危险,只为抢救邮票和硬币——”

她打断我。”他不认为是在冒险。”

“他认为这样安全?”

“是的。”“那么,他为什么不自己去?”

“因为他认为我的动作比较快。”

“我懂了。那么,对你来说是个风险,是吗?”

“是的,但他不了解这点。”

“这个梦对你还有什么其他意义?有关你和你父亲的关系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他似乎不急着逃出起火的房子。”

“没错。”

“他为什么如此悠闲?”

“因为他想逃避事情。”我抓住此刻来解析她的梦:

“是的,这是他的老模式,要你帮他做事,譬如如拿那个盒子。我希望他能向你学习。我有个感觉,那火代表时间快没了,你了解这点,他却不了解。当他慢慢踱步,又遣你回去拿东西,你知道得更多……可以教他更多,但他却并不想学。”

“是的。”她同意道。“他不想学。”

“这是我对这个梦的看法,但你也没办法强迫他,他只能靠自己去了解。”

“是的。”她再度同意,而且声音变得低沉沙哑。“火若是烧掉了我们并不需要的肉体,是没什么关系的……”一个灵魂前辈透露了这个梦完全不同的角度,我惊讶于他的突然插入。

“我们不需要肉体?”

“是的。我们在肉身状态时会经过许多不同阶段;从婴儿身变成儿童,再由儿童变为成人,由成人迈向老年,为什么我们不再跨过一步,摆脱成人的身躯进到精神层面?这是我们该做的。我们不会停止成长,当我们进入精神层次,仍继续在那儿成长,要经历不同的阶段。当我们在灵魂状态时,肉体已遭焚毁。我们必须经过一个更新阶段、一个学习阶段,还有决定的阶段。我们决定何时回去、回到那里去,以及为了什么原因。有些灵魂选择不再回去,而继续另一个发展阶段,。于是他们就保持灵魂的形式……比那些回去的人稍久些。这些全是成长和学习……持续的成长。肉身只是在尘世上的工具,能永久长存的是我们的灵魂和精神。”

我并不认得他的声音和风格——一个“新的”前挚在说话,吐露重要的讯息。我我希望多了解一些精神领域。

“在肉体状态下学得较抉吗?有什么原因让某些人保持精神状态、某些人又回到肉身?”

“在精神状态下学习快得多。但我们选择什么是需要学的。如果我们需要回去经历一场关系,就回去。如果结束了,就继续。在灵魂的形式下,你一样可以和那些肉体状态的人接触,只是看有无必要……是不是有重要事他们非知道不可。”

“怎么接触?这些讯息如何传递?”

令我谅讶的是凯瑟琳回答,她的低语变得较快、较肯定。“有时你可以出现在那人面前……就以你从前的模样出现。有些时候可以仅做心灵感应。有时讯息会含蓄难辨,但多半那个人知道所指为何。他们会了解,因为那是心灵对心灵的接触。”

我对凯瑟琳说。“你现在所知的讯息、智慧,是很重要的……为什么在清醒的时候却不能传递给你?”

“我想我不会懂的。没有能力去了解。”

“那,也许我可以教你了解,好让你不再害怕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你听到的那些前辈,他们说的话和你的很类似。你一定知道很多知识。”每当她在这种状态,就拥有令我惊讶的智慧。

“是的。”她简单地答道。

“这是你自己心里就有的?”

“是他们放进来的”她仍归功于那些前辈们。

“是的。”我说。“那么我该怎么传输给你,好让你不再恐惧?”

“你已经做到了。”她轻轻回答。她是对的,她的恐惧已消除。催眠记忆一开始;她的进步就非常迅速。

“现在你要学的是什么?这一生对你来说最重要的、能让你持续进步的课业是什么?”

“信任。”她很快地回答。她已经知道主要的目的。

“信任?”我重复道,惊讶于她的快速反应。

“是的,我必须学着有信心,也要信任别人。但我没有,我认为每个人都想害我,这使我对许多不该回避的人和状况都刻意疏远,反而和不该在一起的人共处。”

她在超意识状态的见解是惊人的,她知道自己的弱点和长处,知道那些范围需要注意和下功夫,也知道怎么求进步。唯一的问题是,这些见解需要传达到她的意识中、应用在生活里。超意识的洞见是不凡的,但它本身还不足以改变她的生活。

“那些该断绝的人是谁?”我问。

“我怕伤害会从贝琪……或史都华那里来……”

“你能避开吗?”

“不完全能,但可以避掉他们的一些意见。史都华总想把我套牢,而且他一步步成功了。他知道我怕,怕离开他,他就利用这点让我待在他身边。”

“贝琪呢?”

“她总是破坏我对人的信心。我看到善良时,她就看到邪恶,而且她想把这些种子散布在我心里。我在学习信任……我该相信的人,但她让我满腹疑虑,这是她的缺点。我不能让自己照她那种方式想。”

在凯瑟琳的超意识状态下,它可以看出贝琪和史都华两人的性格弱点。催眠中的凯瑟琳可以做个绝佳的心理医师,富同情心,又有正确的直觉。清醒的凯瑟琳并不具备这些特质,至于搭起两者的桥梁就是我了。她的进步意谓着两者间有了互通,我试着更进一步做搭桥的工作。

“你信任谁?”我问。“想想看。谁是你可信任和学习、并接近的对象?”

“我信任你。”她低语道。这个我知道,但她必须多信任一些日常周遭的人。

“是,你可以信任我。但你也应该接近其他日常生活中的人,他们跟你共处的时间更多。”我要她成为完整而独立的人,而非依赖我。

“我可以信任我姐姐。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人。我可以信任史都华……但只到某种程度。他真的在乎我,但他有迷惑的地方。在他的迷惑中,会不自觉地伤害到我。”

“是的,这是真的。还有其他你信任的人吗?”

“我可以信任罗勃。”她回答。他是医院里另一名医生,两人是好朋友。

“是的,也许将来有更多你可以信任的人。”

“是的”她同意道。

想到未来的讯息不禁令人心中一颤。她对于过去说得如此正确,透过前辈大师,她知道那些特别、秘密的事件。那么,他们也知道未来吗?果其如此,我们能分享这未来知识吗?我心中涌起上千个问题。

“当你像现在这样和超意识接触,能否发展直觉领域的能力?你有可能看到未来吗?”

“是有可能。”她同意。”我现在看不到。”

“有可能?”

“我相信是的。”

“你做这事不怕吧?你能进到未来、得到一些不会令你害怕的中立资讯吗?你看不看得到未来了?”

她的回答很简短。“我看不到。他们不允许的。”我知道她指的是前辈大师。

“他们在你附近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在和你说话吗?”

“没有。他们监督一切。”所以,在监督下,她无法偷窥未来的事。也许这样瞥一眼并不会得到有关个人的讯息、也许这个探险会让凯瑟琳过于焦虑,也许,是我们尚未准备好怎么应付这种讯息,总之,我不想勉强她。

“那个以前在你身边的灵魂,基甸……”

“你想问什么?”

“他需要什么?为什么在你身边?你认得他吗?”

“不,不认识。”

“但他保护你免受伤害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前辈们……”

“我没看到他们。”

“有时候他们会给我一些讯息,既能帮你又能带我的讯息,即便他们没对你讲话。这些讯息也能给你吗?他们能在你心里放上思想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他们也监督你的回忆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所以这些轮回的解释是有目的的……”

“没错。”

“……是为你也是为我……为了教导我们,远离恐惧。”

“沟通的方式有许多种。他们选择许多人……表示他们的存在。”不论是凯瑟琳听见的声音、经历的通灵现象,或是,她心里的想法和智慧,目的都是一样的——为了显示前辈大师的存在,甚至超过这个,为了帮助我们透过智慧变得如神一般。

“你知道他们为什么选上你……来做管道?”

“不知道……”

这是个有意思的问题,因为清醒时的凯瑟琳连录音带却不愿听。“不知道。”她轻声说。

“这令你害伯吗?”

“有时候。”

“有些时候则不?”

“对。”

“它可以是一种保证。”我说。“我们现在知道我们是永恒的,就不会害怕死亡了。”

“是的。”她说,待了一会。“我必须学习信任。”她回到此生主要的课题上来。“当值得信任的人告诉我什么,我该学着相信。”“当然也有些人信不得。”我加上一句。

“是的,但我搞不清。当我遇上可以信任的人,就得跟自己不肯信任的习惯作战。”我再次敬佩她的见解时,她沉默了。

“上次我们谈到你小时候,在院子里和马一道。记得吗?你姐姐的婚礼?”

“一点点。”

“那次是否还有更多的讯息?你知道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值得现在回去探寻一下吗?”

“现在不能回去。一生里就有好多事情……每一生都有许多可知道的。是的,我们得去探寻,但不是现在。”

于是我转向她和她父亲的恼人关系。“你和你父亲的关系是另一个领域,一个在此世深深影响你的因素。”

“是的。”她简短地回答。

“经过另一个尚待探索的领域,在这段关系里你有许多可学的。和那个很小即丧父的乌克兰男孩比较,你并没有这种不幸,而且,有了父亲,许多困难都减轻了……”

“但也更是个负担。”她做结论道。“思想……思想……”

“什么思想?”我注意到她到了一个新领域。

“关于麻醉。当你被麻醉时,还可以听得见吗?竟然是能听得见!”她自己回答了自己的问题。她现在低语得很快,变得激动。“你心里很清楚是怎么回事。他们在谈论我的窒息,谈论动喉咙手术时我窒息的可能性。”

我想起凯瑟琳的声带手术,那是在第一次来见我前几个月的事。她在开刀前就很焦虑,但在恢复室里更是吓坏了。护士花了几小时才把她安抚下来。显然,医生在开刀时讲的话,对她有如晴天霹雳,我回想起在医学院时的手术实习。我想起当时的闲聊、玩笑、争论,和外科医生的勃然大怒。那些病人在潜意识层面会听到什么?他们醒来后,思想和情绪会受到多大影响?病人在最重要的恢复初期,那些评语会给他们正面还是负面的动力?有人因为手术时听到的负面评价而死吗?他们会因为觉得无望而干脆放弃?

“你记得他们说些什么?”我问。

“说他们必须放一根管子下来。等他们把管子抽出后,我的喉咙可能会肿起来。他们以为我听不到。”

“但你却听到了。”

“是的。所以我才会有这些问题。”经过今天这节催眠后,凯瑟琳对吞咽或窒息不再害怕了。“那些焦虑……”她继续道。“以为我会窒息的焦虑……”

“你现在觉得没事了吗?”

“是的。我可以抚平不安情绪。”

“你能吗?”

“是的,我能……他们该小心自己说出口的话。我现在想起来了。他们在我喉咙里放了一根管子。后来我没法跟他们讲我的反应。”

“现在你自由了……你听到他们。”

“是的,我听到……”她安静了一、两分钟,然后头开始左右晃动。似乎在聆听什么。

“你似乎在接受讯息。知道它们是哪儿来的吗?我希望前辈们出现。”

“有人告诉我……”她含混不清地说。

“有人在对你说话?”

“但他们走了。”我试着叫他们回来。

“能不能请他们回来……帮我们?”

“他们只在想来时才来,不是我能选择的。”她肯定地回答。

“你控制不了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好吧。”我继续。“但有关麻醉的讯息对你很重要,那就是你害怕窒息的来源。”

“是对你重要,而不是我。”凯瑟琳反驳道,她的回答在我脑中反复回响。她对窒息的恐惧会痊愈,但这个揭露却对我更为重要。在治疗人的是我,她的简单回答包括了多重意思。我感到如果真的了解这些层面,会对人类之间的关系跃进一大步,也许这个帮助比痊愈更重要。

“为了让我帮你?”我问。

“是的。你能消弱他们的憾事。你已经在做了……”她在休息中,我们两人都学到重要的一课。

我的女儿艾美,在过完她三岁生日后不久,跑过来抱住我大腿。她抬起头来说:“爸爸,我爱你爱了四万年。”我朝下看着她的小脸,觉得非常、非常快乐。



总访问量:6636629 本月访问量:18548 今日访问量:385

版权所有(c) 2007-2010 中华智慧 E-mail: wudisanshou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