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百家议论 当前世相 本色生活 美好心灵 经典巨献 古德先贤 历史 传奇 生命 真谛 时空 奥秘 非凡技艺 神传汉字 教育智慧 七彩生活 文化万象 连载专区 天地旅程 清心图片

站内搜索
关键词:
类  型:
    
教育智慧
三个小故事 [9/8]
家长会上的发言:孩子,我. [9/8]
正道需要坚守 [5/31]
古人教子理念:重德修身 [5/31]
童真在聚光灯下变异 [5/26]
杰克逊的童年缺失影响一生. [5/7]
俞敏洪:我让女儿主动学习. [4/26]
应试教育下连作文“造假”. [4/4]
成才贵在中和 [4/4]
一屋不扫,何以扫天下 [3/17]
不体贴的爸爸 [3/11]
深远的眼光 [3/5]
我把儿子送到美国, 竟然这. [2/28]
信念是一粒种子 [2/26]
什么更重要 [2/17]
孩子,我为你骄傲 [2/9]
神传汉字
传神的汉字---人们称汉字的. [2/16]
神传汉字之谜:“真” [2/4]
字 慧:知—痴—智 [1/15]
乾隆皇帝解“夫”字 [11/25]
“盲”人与“忙”人 [10/12]
变异的汉字 [9/16]
仓颉造字 [1/6]
日汉诗大师:正体字是全人. [12/16]
漫谈“孝” [12/13]
漫谈“德”字 [12/10]
从中文学人伦--神给人类. [12/8]
字里乾坤——也谈汉字文化. [12/7]
解“聪” [12/2]
神传文字 化鸟飞仙(图). [11/30]
传神的文字 [11/28]
正文典字:“正” [11/25]
在线视听
非凡技艺
徐悲鸿视为生命的一幅画 [3/15]
壮丽的云彩摄影作品(二). [1/15]
壮丽的云彩摄影作品(一). [1/8]
集汉隶之大成的《熹平石经. [11/12]
布留洛夫的巨幅油画《庞贝. [9/1]
无钉的木质教堂(1701年建. [8/31]
绘画中最美的圣母子形像(. [1/7]
从“成、住、坏、灭”的历. [1/6]
天生失明男画出精美彩画广. [12/16]
探寻乐山大佛之营建智慧(. [12/14]
善、恶分明—米开兰基罗《. [12/13]
重访四川探寻都江堰之智慧. [12/10]
中华国粹欣赏.景泰蓝(组图. [12/9]
荷韵飘香(组图) [12/7]
古代建筑师如何让紫禁城"保. [12/6]
天地旅程
游碧沽天池 [9/14]
丽江古城,你的灯红酒绿让. [9/14]
蒙古国东方省印象记 [5/5]
名山古寺:响堂旧无存--. [3/14]
卧佛寺——释迦佛涅磐场景. [3/8]
神来之笔——十七孔桥 [2/9]
肖邦的故乡美如画 [1/28]
折翼雨林 [11/26]
文海归来 [11/23]
泰国的“善地阿索” [11/21]
美洲特有“昏倒羊” 一紧张. [11/16]
白鹈鹕群聚集密西西比河 [11/13]
吴哥,你别哭! [11/8]
巍巍黄帝陵——西安行记之. [10/15]
天坛的文化蕴涵 [10/7]
西藏 [9/16]
林州太行大峡谷——猪叫石. [9/12]
梅里雪山—众神守护的世外. [9/9]
说旅游 [1/6]
天下奇观──波澜壮阔的黄. [12/17]
友情链接
传奇人物中华智慧归元艺术在 神 州
天龙音画电 子 书迎春论坛汗 青 网
神州智慧归来心竹琴棋書畫家有儿女
绿色作文大 德 风闲在居士菊斋散文
定之方中中医验方兼听则明炎黄春秋
大 方 广夏 一 文美食收藏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连载专区
前世今生——生命轮回的前世疗法(8)
作者:布莱恩·魏斯    来源:神归故园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9-13 4:59:41    浏览次数:798
 

凯瑟琳一周后再来时,我打算放上周录下的带子给她听。毕竟,这个前世生活之外的诗般讯息是由她口中而出的。我告诉她,她传递了一些在“中间”或“精神”状态的讯息,只是她自己对这个没有记忆。她不是很想听。她目前比以前健康快乐得多;并不需要听这个。此外,它仍然有点诡异。我苦口婆心地劝她听,说那些话很美,很有启发性,而且,是由她而来的,我希望与她分享。她听了带子上的呢哺低语几分钟后,便要我关掉。她说感觉太怪了,令她觉得不舒服。在静默中,我想起那句“这是为你,而不是为她”。

我不知道这个治疗要持续到何时,因为她每周都有些进步。只有一些小地方,她仍然害怕封闭的空间,还有,和史都华的关系仍是若即若离。除此之外,她的进步是很可观的。

我们几个月来都没有用传统的心理治疗方式。见面之后,我们会聊几分钟上周的内容,接着很快就进行催眠回溯。不论是基于记起了重大的创伤,或基于卸下压抑的过程,凯瑟琳真的收到了疗效,她的恐惧和阵痛的侵袭都消失了。她现在不怕死它这念头,也不再怕失去控制。像凯瑟琳这样的病人,一般心理医生会用高剂量的安眠药和抗忧郁剂。除了药物以外,这种病人还会密集地接受心理治疗,参加小组讨论。许多心理医生相信,像凯瑟琳这样的症状有生物学上的根据,是因为缺少一种到数种的大脑化学物质。

当我让她进行深沉的催眠状态卡,不禁想道:数周来没有使用药物、传统治疗或小组治疗,她却快好了,多么令人高兴。她并不是压抑那些症状,而是没有症状了。现在她远超出我预期地快乐、安详。

她的低语声又开始了。“我在一栋建筑物里,有圆顶的天花板,装饰了蓝色和金色的图案。我旁边还有其他人。他们穿着……旧的……袍子,又旧又脏。我不知道大家是怎么来的。房间里有很多雕像。有立在石座上的。在房间一端有个大型的金身立像……有翅膀,看起来很邪恶。房里好热……好热……因为这个房间没有通风口。我们必须和村子隔离开来。这里的人做错了什么事。”

“你生病吗?”

“是的,我们都病了。我不知道我们得的是什么病,但我们脱皮脱得很厉害。天暗下来了。我觉得很冷。空气很干、很窒热。我们不能回村里去。我们得留下来。有些人的脸变形了。”

这种病听来很可怕,像麻风病。如果她曾有一世遇到这个不幸,则我们还没跨过这个障碍。“你得在那里待多久?”

“永远。”她黯然地回答。“直到我们死。这种病是不会好的。”

“你知道这种病叫什么?”

“不知道。皮肤变得很干,然后剥落。我来这里几年了。还有些刚到的人。想回去是不可能。我们被放逐了……只能等死。”

她这一生很惨,活在穴洞里。

“我们必须猎自己的食物。我看到一些我们打来的野生动物……有角。黄褐色的皮毛。”

“有人来看你们吗?”

“没有,他们不能走近,否则也会得病。我们是被诅咒的一群……因为自己做的一些错事。这就是我们的惩罚。”她在不同的时空下有着不同的神学观念。只有死后的精神状态显现相当的一致性。

“你知道现在的年份吗?”

“我们已经失去时间的轨道了。只在等死而已。”

“难道没有希望吗?”我问,也感受到那股会传染的沮丧。

“没希望。我们都会死。我的手很痛。全身都相当虚弱。我老了,很难移动半寸。”

“要是完全不能动了怎么办?”

“会被抬到另一个洞穴,丢在那里等死。”

“他们怎么处理死者呢?”

“把洞口封起来。”

“他们会在人死前就把洞封住吗?”我在找寻她害怕封闭空间的线索。

“我不知道。没去过那里。我在有人的这个房间。好热。我抵在墙边,就躺在那儿。”

“这房间是做什么用的?”

“用来祷告……有很多神像。热死了。”

我让她前进些时间。“我看到一些白色的东西……白色盖顶。他们在搬运某个人。”

“是你吗?”

“我不知道。我很欢迎死神降临。身上实在太痛了。”凯瑟琳脸部扭曲,并流汗。我带她到她死去的那一天。她仍在喘气。

“很难呼吸吗?”我问。

“是的,这里好热……好热,又黑。我什么也看不到……也动不了。”她在那个又黑又热的洞里,独自一人,动弹不得,等死。洞口已经封死了。她又害怕又悲惨。呼吸变得快而不规则。她终于死了,结束了这痛苦的一生。

“我觉得很轻……好像整个人浮起来了。这里很亮。感觉很好!”

“你还痛吗?”

“不!”她停下来,我等着大师出现。但相反地,她没有在上面停留多久。“我很快地降下来。又要到某个身体里去了!”她似乎和我一样地惊讶。

“我看到建筑物,有圆柱的建筑。这里有好多建筑物。我们在室外。周圈有树——是橄榄树。很美。我们在看什么东西……人们戴着奇形怪状的面具,遮住他们的脸;这是一个节日。他们穿长袍、戴面具,假装成各式怪兽或神话人物,在台上表演……在我们坐的地方上面。”

“你在看戏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你是什么样子?看一下你自己。”

“我头发是黄褐色的,绑成辫子。”她停住。关于她自己的描述和橄榄树令我想到凯瑟琳希腊时代的那一生,那时我是她的老师,叫狄奥格尼斯。

“你知道日期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旁边有什么你认识的人?”

“我丈夫坐在我旁边。不过我不认识他(指今生不认识)。”

“你有小孩吗?”

“我现在在怀孕(with child)。”她的用字遣词很特别,是古代的用法,不像凯瑟琳意识清醒时。

“你父亲在那儿吗?”

“我没看到他。你在……但不在我身旁。”那么我猜对了。我们回到三千五百年箭。

“我在那儿做什么……”

“你教书……我们都向你学……正方形、圆圈,那些好玩的东西。狄奥格尼斯,你在那儿。”

“你还知道我什么?”

“你很老了。我们有些亲戚关系……你是我舅舅。”

“你认识我其他的家人吗?”

“我认识你太太……和你小孩。你有好几个儿子。其中两个比我大。我妈妈已经过世了。她死时还很年轻。”

“你父亲一直照顾你长大?”

“是的,不过我现在结婚了。”

“你快要生小孩了?”

“是的,我很害怕。我不希望在生产时死掉。”

“你妈妈就是这样去世的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你害怕自己也发生同样情形?”

“这种事常常发生。”

“这是你第一个孩子?”

“是的;我很怕,希望快点生。我肚子好大,行动非常不方便……有点冷。”她又前进了些时间。弦子快出生了。凯瑟琳没生过小孩,而我自医学院的产科实习后就没再接生过。

“你在哪里?”我问。

“我躺在石床上,冰冰冷冷地。我好痛……拜托谁来帮帮我,帮帮我。”我叫她深呼吸。她一面喘气一面呻吟。接下来的几分钟她痛得更厉害。孩子终于生出来了。是个女儿。

“你现在觉得好点了吗?”

“很虚弱……流了好多血。”

“你要给她取什么名字?”

“不知道,我太累了……我要我的孩子。”

“你孩子在这儿。”我随口附和。“一个小女孩子。”

“哦,我丈夫很高兴。”她累坏了。我引她小睡片刻。一、两分钟后,我再把她叫醒。

“你现在觉得好些吗?”

“是的……我看到动物。它们把东西扛在背上。背上有篮子。篮子里好多东西……食物……一些红色的水果……”

“这里土地肥沃吗?”

“是的,生产好多食物。”

“你知道这里的地名吗?要是有陌生人问到村名,你怎么回答?”

“喀西尼亚……喀西尼亚。”

“听起来像个希腊小城。”我说。

“我不知道。你知道吗?你曾经离开这里去周游世界,我没有。”这是个误解。凯瑟琳以那一世的眼光来看我,身为她的舅舅,较年长而有智慧,她认为我会知道答案。

“你这一生都在村子里度过吗?”我问。

“是的。”她小声说。“但你却出门远游,所以带回来许多我门不知的事物。你边旅行边学,研究地理……不同的贸易路径,所以你可以把它们画成地图……现在你忘了。有很多年轻人登门求教,因为你懂图。你很聪明。”

“你指的是什么图?星象图吗?”

“你,你了解各种记号、象征。你可以帮他们……帮他们制成地图。”

“你认得村里其他人吗?”

“我不认得他们……不过我认识你。”

“我们相处得好吗?”

“很好。你对人很和善。即便只是坐在你身边,我也觉得很欢喜,带给人安慰……你帮助过我们。你帮过我姊姊们。”

“不过,总归有个时候我会离开你们,因为我老了。”

“不!她对我的死并未做好心理准备。“我看到一些面包,很扁很薄的面包。”

“大家吃这种面包?”

“是的。我父亲、我丈夫和我都吃;村里人也吃。”

“现在是在过节吗?”

“是……一个节日。”

“你父亲在那儿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你孩子也在吗?”

“是的,但她不在我身边。在我姊姊那儿。”

“仔细看你姊姊。”我建议她,看是否也是个今生认识的人。

“她不是我认识的人。”

“认得出你父亲吗?·”

“是的…、是的……是爱德华。有很多无花果和橄榄……还有红色的果子,和扁面包。他们杀了几只羊,在烤羊。”接着停了很久。“有个白色的……方盒子,人们死后就躺进那里。”

“那么,有人死了吗?”

“是的……我父亲。我不想看到他。我不想看他现在的样子。”

“但你不得不看,是吗?”

“是的。他们要把他抬去埋葬了。我觉得很悲伤。”

“是,我了解。你现在有几个孩子?”我要转移她悲伤的情绪。

“三个,两男一女。”她尽了回答的义务后,又继续沉浸在低落的情绪里。“他们把他的尸体覆在白布下”她显得很难过。

“我在那个时候也死了吗?”

“还没,我们喝着杯里的葡萄酒。”

“我看起来是么样子?”

“非常、非常老了。”

“你好过一点了吗?”

“不!当你走后我就只有一人了。”

“还有你的孩子呀!他们会照顾你的。”

“可是你知道这么多事情。”她的口气象个小女孩。

“你会度过的。你也知道很多呀。不会有事的。”我向她保证,她看来在安详地休息中。

“你现在平静了吗?你在什么地方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显然她已过渡到“中间”状态,虽然刚才那一生没有经历死亡。这一个礼拜我们详尽地回溯了两辈子。我等着大师开口,但凯瑟琳继续休息。又等了几分钟后,我问凯瑟琳地是否能和生灵大师交谈。

“我没有到达那度空间。”她解释道。“要到了那里才有可能。”

她一直没到达。等了许久后,我把她从催眠状态中唤醒。



总访问量:6806056 本月访问量:15601 今日访问量:511

版权所有(c) 2007-2010 中华智慧 E-mail: wudisanshou@163.com